<object id="mkore"></object>
  • <input id="mkore"><option id="mkore"></option></input>
  • <thead id="mkore"></thead>
  • <thead id="mkore"></thead>
  • International的數據

    2017-06-24 16:37:28 22

    外媒稱,油價暴跌一向被視為清潔能源企業的克星。近期原油價格大幅下滑,一些世界最知名的可再生能源集團的股價也隨之猛跌。

    據英國《金融時報》12月19日報道,11月末石油輸出國組織決定不減產后,丹麥維斯塔斯公司的股價應聲暴跌—目前跌幅仍達11%,明顯遜于整體股市表現。維斯塔斯是全球最大的風力渦輪發電機供應商。

    還有兩只股票跌幅更大,中國太陽能電池板巨頭英利綠色能源和美國電動汽車制造商特斯拉汽車。即使12月17日原油價格意外回漲3美元,至63.4美元每桶,也未能遏制這兩家公司股票的跌勢。

    20世紀70年代阿拉伯國家石油禁運導致原油價格飆漲,使美國等國家迎來了綠色能源的新紀元。

    這種趨勢在其他發達國家或許不那么明顯,因為與美國相比,這些國家的成品油零售價中稅項所占的比例較大。一些分析人士稱,對于風能、太陽能相關企業,市場反應過度了。

    然而,一個更大的問題是,假如原油價格長期處于低位,全球范圍內的清潔能源投資會受到什么影響?此類投資已經從2004年的600億美元攀升至2013年的2510億美元。

    可再生能源補貼的增長帶動了很大一部分清潔能源投資。分析人士表示,原油價格持續低企會削弱許多政府的以下論點,即投資發展可再生能源會讓消費者享受更多實惠,因為化石能源價格可能會升高,而風能和太陽能價格會降低。

    環保設備廠家

    “近年來許多政策的依據都是烴類能源的稀缺性,以及這類能源持續走高的價格趨勢,”跨國農業集團邦吉旗下綠色投資企業—氣候變化資本的伊恩˙坦珀頓說。

    坦珀頓表示,即使最近的油價崩盤有所好轉,這種論點或許也需要調整,因為如果政府最終對全球變暖采取更大力度的行動,比如計劃明年在巴黎簽署的國際氣候協議,這些行動或許會抑制化石能源的使用。

    “政策制定者必須接受以下事實,如果相關計劃是在我們逐漸用完烴類能源前停止使用此類能源,那么烴類能源將供過于求,其價格在長期來看將下降,”坦珀頓說。

    就目前來說,要辨明油價下跌對可再生能源投資是否有實質性影響,還為時過早。但若是根據歷史情況初步判斷,這種影響可能會十分嚴重。

    在歐佩克做出不減產決定之前,油價下跌似乎就已經開始沖擊美國混合動力車市場。11月美國混合動力車銷量同比下降11%。同時,一些耗油量大的運動型多功能車銷量同比上升了91%。

    時任美國總統吉米˙卡特在白宮屋頂安裝了太陽能電池板,同時政府推出了許多節能措施,絕熱率也上升了。

    然而,當油價降了下來,白宮屋頂的太陽能電池板也在總統羅納德˙里根任內被拆除,對新興的風能和太陽能產業的投資也隨之下降。同時,高油耗汽車的銷量則提高了。

    現在,全球對氣候變暖的擔憂成為了帶動清潔能源投資的新動力。而在上世紀,情況并非如此,當時的憂慮主要集中在對外國原油進口的過分依賴上。

    “那時,氣候變化的前景幾乎未被納入政策制定的關注范疇,”國際能源署總干事瑪麗亞˙范德胡稱,“如今我們知道情況不同了?!彼a充道,各國政府應該利用這次油價下跌的機會,通過取消化石能源補貼以及制定合理碳稅,鼓勵增加對低碳產業的投資。

    根據Globe International的數據,目前世界各國共有超過480部有關氣候變化的法律,而1997年不足40部。該機構是每年對抵御全球變暖的法律進行評估的立法者團體。

    其中包含一些向風力發電廠和太陽能發電廠提供補貼的措施。正是這兩類發電廠推動了綠色能源在全球范圍的應用,特別是在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可再生能源如今為德國供給1/4的電力。

    這種支持措施,再加上很多國家的燃油發電站急劇減少的情況,是分析師認為一些可再生能源股已經跌得過多的一個原因。

    瑞信分析師馬克˙弗雷謝尼稱:“傳統觀點認為,如果油價下滑,便會拉低電價,使風能和太陽能顯得更貴?!彼Q,這種關聯如今變得復雜得多?!安贿^,我覺得市場中仍然有人認為存在這種關聯?!?/p>

    清潔能源產業中的個別領域,比如生物能源,遭受低油價沖擊的風險可能更大。不過分析師稱,整體產業投資前景目前尚不明朗。

    “我們不認為會產生很大影響,除非油價進一步急劇下跌并維持在較低水平,”彭博新能源財經的分析師安格斯˙麥克龍稱。

    麥克龍稱,即使在油價與天然氣合約存在關聯的地區,比如歐洲,也不太可能看到油價對可再生能源形成短期沖擊。

    “歐洲天然氣價下跌,可能給公共事業部門提供一個燃燒更多天然氣、減少使用煤炭的理由,”麥卡龍稱,“但是,目前沒有理由認為這會對風能和太陽能投資造成沖擊?!彼Q,這是因為相關投資決定很大程度上是受國家激勵計劃的驅動。

    他稱:“初期發生政策變動的幾率不大,因為沒有國家會把未來能源構成戰略建立在天然氣現貨價格的短期波動上?!?/p>

    風電行業的重量級人物稱,自阿拉伯石油禁運時代之后發電方式的轉變,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全球風能理事會秘書長史蒂夫˙索耶表示:“我們不與石油競爭?!?/p>

    “25年前,石油發電量相當大,但現在不一樣,”索耶補充稱,風力發電的成本已經大為降低,即便原油價格降到每桶30美元,風力發電廠仍然可以與柴油發電(一些發展中國家和島國仍然使用這種發電方式)競爭。

    【打印】 【關閉】
    13710963221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沙灣鎮

    在線留言
    電話咨詢
    產品中心
    工程案例
    QQ客服